也体现了中国在常识产权维护方面负义务的立场

2016-12-25 11:00

张广良指出,只管此次最高法的判决仅针对10起案件中的商标,但最高法认定乔丹公司商标使用侵略了迈克尔·乔丹的姓名权,对该公司的影响是宏大的。

早在2011年,乔丹公司在A股上市的申请即取得通过,并打算于第二年3月底挂牌上市。然而迈克尔·乔丹在2012年2月提起的诉讼,导致该公司上市规划“搁浅”。“乔丹公司自己也意识到了使用‘乔丹’带来的法律风险。”张广良表示,中国企业应当注意从本案中汲取教训,注意不要由于试图用商标“搭便车”而给本身久远发展带来法律危险。

12月8日,最高法对“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系列案件公开宣判。在波及“乔丹”商标的3件案件中,最高法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伤害了迈克尔·乔丹对“乔丹”享有的在先姓名权,乔丹公司对争议商标的注册具备显明主观歹意,故认定乔丹公司的三件“乔丹”商标应予撤销,判令商标评审委员会从新作出裁定。但涉及拼音“QIAODAN”“qiaodan”的7件案件,最高法认定迈克尔·乔丹对拼音“QIAODAN”“qiaodan”不享有姓名权,驳回了迈克尔·乔丹的再审恳求。

中新社北京12月8日电 (记者 马德林)在2016年4月26日“世界常识产权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公然休庭审理“乔丹”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经由半年多时间,这一系列案件终于尘埃落定。

张广良以为,最高法在本案中不仅明白了天然人姓名权保护的尺度跟前提,同时也答复了如何掩护本国人中文译名的问题。他告知记者,最高法在本案判决中所论述的法律实用标准对将来相似案件的审讯将发生主要影响。

迈克尔·乔丹也在宣判后发表了申明。他说自己“很快慰地看到,在乔丹体育商标争议案的裁决中,最高国民法院认可了我维护本人名字的权力”。他同时表现尊敬中国的法律,也等待着上海的法院对尚在审理中的姓名权侵权案件做出判决。

最高法判决书称,在适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对于“不得侵害别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划定时,天然人就特定名称主意姓名权保护的,该特定名称应该契合以下三项条件:其一,该特定名称在中国存在必定的著名度、为相干公家所知悉;其二,相关大众使用该特定名称指代该做作人;其三,该特定名称已经与该自然人之间树立了稳固的对应关联。而本案证据能够证实迈克尔·乔丹主张的“乔丹”合乎这三项条件。

据懂得,关于商标行政纠纷中涉及在先姓名权保护的标准和条件等问题,在中国海内司法实际中始终不明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学、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独破征询监视委员会委员张广良告诉记者,最高法对此系列案件的判决,明确裁定迈克尔·乔丹自己对汉字组合“乔丹”享有姓名权,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回答。

值得留神的是,乔丹公司在宣判后通过新浪微博发表声明,称本次裁定的10件商标,包含支撑再审申请人的3件商标均系注册时光不足5年、在周边其余类商品上的防备性商标,对该公司目前应用的所有商标均不会形成影响。

“通过这个案子,中国良多老庶民也会晓得,自己以前买的乔丹牌活动鞋和美国的迈克尔·乔丹不关系。”张广良说,本案既是一堂活泼的知识产权普法课程,也体现了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负义务的立场。(完)